下一代独角兽在“内容”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9 17:09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唐肖明/文 在中国移动互联网基础服务比较完善的情况之下,我们认为,目前这两三年将是文化企业创业的黄金窗口期,是下一批能够持续行业影响力十年的文化企业创业集中密集出现的成果期。所以现在的投资70%是集中于早期投资,而且是A轮;30%做D轮投资,覆盖一批平台性的企业,比如斗鱼、蜻蜓。

  这些互联网公司擅长于在不同的媒体形式领域做大自己的平台和流量,有的擅长于短视频,有的擅长于直播,有的擅长于声音,有的擅长于图片、社交等等,这批是将来整个媒体产业的核心骨干网络,在他们上下产生一批做内容,做品牌,做营销,做分发,做广告,做营销的公司,这是我们一个基本理论。

  我以前在中文投,中文投是国家级别的文化产业基金,规模比较大,后来我选择自己创业做微影资本,对其的定义是一个互联网文化产业基金。从投资风格上来看,在中文投做得全部是PE,是成熟项目的投资,也推出了不少上市公司和准上市公司。现在反过来再做投资的时候,我们比较关注早期投资,特别从天使到A轮。

  文化人的春天来了

  我们对于2018年的投资关注有五大方向。

  第一个重点方向是移动互联网新媒体,类似于“凯叔讲故事”,“功夫财经”。这是最重的投资方向。这种在某一个内容领域能够形成独特的品牌和矩阵化的内容创作群,拥有很强的流量聚合能力,再根植于很强的资本融资能力和流量变现能力,他们能够通过广告、知识付费、电商各种渠道选择比较适合的方向进行变现。

  随着移动互联网平台骨干网的完善和移动互联网服务的完善,文化产业里面文化人的春天我认为真的到来了。从以前做内容、卖广告、做发行,到现在从卖广告到卖知识,到传播知识,甚至进入实体消费领域卖产品,通过移动互联网平台打通用户的数据。对于传统内容创作者来说,意味着产业空间成10倍、20倍的扩大,我想2018年在行业里面说出这句话:内容创作者、文化产业从业者的春天到来,空间极具扩大,下一代独角兽就应该出现在这一批同行者之间。

  2018年互联网新媒体全面爆发。这是因为找到了变现的渠道,就是内容付费。付费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2017年算是元年,成长空间巨大。内容付费意味着整个教育、出版、培训行业加在一起的产值往这个方向迁移,它比广告市场还要大。渠道跟提供内容的内容商都要投,现在基本上都是分成模式。

  我们统计过一个数据,2017年现在已有的付费平台,大概累积有超过一千万的付费用户,如果按照单用户一年销售三百元左右,一千万乘以三百,大概就是三十亿,我们认为这至少是千亿级别以上的市场空间,具体几千亿还需观察一下。

  变现之道

  第二个方向是演出和现场娱乐。虽然电影产业达到五百多亿票房,但仍然是文化产业里面最小的一个领域。音乐和现场娱乐因为和实体经济,和消费相链接,按照消费增长的理论,它比电影消费更贵一些,所以我们认为它的高速成长期和产业爆发期在后面三四年会到来。

  第三个方向是体育产业。体育产业是标准的头部IP产业,或者头部内容产业,跟一个电视剧没有太大的区别。它的变现三分之一靠广告营销、官名赞助;三分之一靠转播权,相当于IP版权的售卖;剩下三分之一靠衍生,靠地面的一些东西。我们认为中国整个体育产业处于发展早期,相当于十五年前的影视产业,这也是做VC投资的一个黄金时期,我们会坚持在这个领域里面去培养、扶持和发现优秀的创业人才,在每个垂直领域里面找出细分龙头。

  第四个方向是影视。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导致内容和情绪的传播会更加迅捷,大家容易受到感染,所以马太效应在加强,对内容的碎片化消费,导致内容消费越来越分散,赢家通吃的现象会越来越明显,从以前的二八法则,变成一九法则,甚至更加极致。我个人理解进入到一个巨头整合的时代,影视公司和头部资源能够在越来越高的制作和发行门槛中,保持生存和很强的操盘能力关注,而新创业的影视公司,资本市场对它的支持,产业留下的空间和窗口机会都相对有限。

  第五个方向:文化+消费。指在移动互联网里面,拿着自己的品牌优势和流量优势,对消费数据的深刻理解和把握,影响用户的消费行为,渗透到某一个消费领域。比如“逻辑思维”曾经从事电商,“一条”卖东西也卖得不错,那么推向极致的案子就是《凯叔讲故事》,它不仅能够做好内容,而且能够通过内容去带动产品消费,影响整个儿童、幼儿教育市场产品业态。在消费领域里面,希望文化产业从业者发挥越来越大作用,把自己的生存空间和商业模式的天花板推得越来越高。

  确定了赛道以后,寻找投资标的的方法论就是全面观察,无一遗漏的进行筛选。做投资要特别关注,是否提供内在核心的用户价值,能不能成为一个长期的商业模式去发展和存在,相反对于短期的热点会特别的警惕。所以当热点出现之后,要判断它是一个对用户提供的长期价值的基础应用,还是短期的一个产品形式,要对这两者之间做区分。当然这个也没有绝对的界限,比如直播刚出现的时候,很难说它是一个商业模式。一个小工具、小产品有没有机会成为一个平台和商业模式,这真的没有答案,这完全取决于历史机遇,取决于产业给它留下的窗口机会。

  (唐肖明系微影资本创始合伙人,本报记者安凌飞采访整理)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